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新闻动态
News
“白银连环杀人案”嫌疑犯今日受审:14年间11名女性遇害
2017-07-18 15:56:40 / 管理员

  7月18日上午9点,备受关注的“白银案”被告人高承勇,在甘肃省白银区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接受审判。据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负责人介绍,由于该案涉及隐私,合议庭确定该案为不公开审理。

  此次审理,法院将十一起案件分开,每起案件都将单独审理。受害者家属将出席旁听。其中一名死者家属表示,尽管法院为家属指派了律师,但是他们其实对民事赔偿不抱太大的希望。他说,“结局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了,我们唯一的念想,也就是能看到这个事情尘埃落定。”

  高承勇夫妻的性格差异非常大,他的妻子性格脾气比较外向,高承勇在生活中则很内向。对这个案件的发生,高承勇的妻子至今也不能接受,她告诉我高承勇在生活中从来没有对她有过家暴行为,却没想到他在外面做出这样的事情。

  不公开审理因手段残忍、涉及隐私

  4月24日,甘肃白银市人民检察院发布消息称,白银市检察院依法对被告人高承勇提起公诉。检方指控高承勇涉嫌四宗罪,包括故意杀人罪、强奸罪、抢劫罪及侮辱尸体罪。

  7月14日,甘肃省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官方微博称,该院审理由甘肃省白银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高承勇犯故意杀人罪、强奸罪、抢劫罪、侮辱尸体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规定,于2017年7月18日在白银区人民法院第一法庭不公开开庭审理。

  7月17日上午9时,甘肃省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白银案件起诉和审理受理的基本情况,以及受理后开展工作的情况。同时,法院将案由、开庭时间、开庭地点已于开庭前3日依法告知相关诉讼参与人。

  在谈到案件不公开审理的原因时,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滕文祥表示“因为本案手段残忍,涉及隐私,因此不公开审理。”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83条规定:“人民法院审判第一审案件应当公开进行。但是有关国家秘密或者个人隐私的案件,不公开审理;涉及商业秘密的案件,当事人申请不公开审理的,可以不公开审理。不公开审理的案件,应当当庭宣布不公开审理的理由。”

  背景:“白银连环杀人案” :

  14年间11名女性遇害

  “白银连环杀人案”,是指从1988年至2002年的14年间,在中国甘肃省白银市有11名女性惨遭入室杀害的案件,部分受害人曾遭受性侵害。凶手专挑年轻女性下手,作案手段残忍,极具隐蔽性,造成巨大的社会恐慌。2001年,该案被公安部列为督办案件,2004年,白银市警方向外界公布详细案情,并悬赏20万人民币,希望能够取得线索,但一直未获突破性进展。

  2016年3月,甘肃省公安厅重启侦查工作。一名涉嫌经济犯罪的高姓男子的DNA为破案提供了线索:通过该男子染色体Y-DNA检验,警方发现城河村高氏家族有作案嫌疑,于是挨个录入指纹。提取高承勇指纹和DNA时,他表现惊慌。警方现场将指纹和DNA发回比对后,很快发现他的指纹和命案现场指纹高度吻合。

  2016年8月26日,办案民警在白银市工业学校一小卖部内将犯罪嫌疑人高承勇控制。经初步审讯,犯罪嫌疑人高承勇对其在1988年5月至2002年2月间实施强奸杀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追访受害者家属:

  对赔偿不抱太大希望

  多位受害者家属称,他们已收到法院的通知,每个受害者家庭,只能有一位直系亲属出席庭审。

  在居委会和派出所办理相关证明后,白银获得了旁听资格。1988年5月,白银23岁的妹妹白某在家中被杀,白银是第一目击者。之后这些年,白家一直没有走出凶案的阴影,白某的父母离了婚,她年纪最小的弟弟自杀,他们再也没聚在一起过过春节。

  崔向平也获得了旁听资格。他是死者崔某的弟弟。1998年11月,氟化盐厂女工崔某倒在客厅一片血泊中,颈部被切开,上身有22处刀伤。

  在此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崔向平称,尽管法院为家属指派了律师,但是他们其实对民事赔偿不抱太大的希望。他说,“结局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了,我们唯一的念想,也就是能看到这个事情尘埃落定。”

  对话高承勇辩护律师:

  捐器官操作“可能性不大”

  昨天,高承勇的辩护人朱爱军律师接受了新京报采访,回答了有关庭审准备以及高承勇捐赠器官的问题。

  新京报:法院在今天的发布会上表示高承勇从来没有跟法院合议庭成员提起过器官捐赠。那么,高承勇之前有没有提到过要捐赠器官?

  朱爱军:此前在会见高承勇的时候,当提及对被害人家属如何赔偿的问题时,高承勇曾经表示过愿意捐赠器官。但捐赠器官流程复杂,同时要找到合适的受捐者,我个人认为,操作的可能性并不大。

  新京报:案件审理的时间会很长吗?作为辩护人对此有哪些准备?

  朱爱军:案件的审理时间应该不会短,目前看,除了中午的短暂休庭以外,估计18日全天都会在庭审中。按照法院的通知,我自7月18日起的三天时间内专门准备参与庭审,不处理其他工作,手机也将关机。

  新京报:案件指控的犯罪事实一共多少起,你将对高承勇做罪轻辩护吗?

  朱爱军:对于辩护与有关庭审的情况,目前还不方便透露,因为案件涉及个人隐私不公开审理,所以相关的情况到庭审后再酌情介绍。目前,起诉书指控的事实一共11起,是媒体报道过的11起案件事实。

  新京报:高承勇的家人明天会去现场参与庭审吗?

  朱爱军:不会去现场。今天我和高承勇的妻子通过电话,她表示不到法院,主要是因为无法面对受害人家属,她说,如果查明案件都是高承勇所为,她也想对被害人家属表示歉意。

  新京报:高承勇的妻子对白银案以及高承勇怎么看?

  朱爱军:根据我的接触,高承勇夫妻的性格差异非常大,他的妻子性格脾气比较外向,高承勇在生活中则很内向。对这个案件的发生,高承勇的妻子至今也不能接受,她告诉我高承勇在生活中从来没有对她有过家暴行为,却没想到他在外面做出这样的事情。

  新京报:受害人家属明天是否会到场,他们大概提出了多少民事赔偿?

  朱爱军:因为我负责高承勇的刑事辩护部分,所以对民事赔偿的事宜不太了解,法院也不会向我送达民事赔偿的起诉书。明天受害人家属都会到场,案件刑事部分和民事赔偿部分一起审理。

  案情侦破始末

  1988年“小白鞋”之死

  1988年5月26日的傍晚时分,白银市永丰街,白银公司23岁的女职工白杰在家中被杀。

  在哥哥白银眼里,这是一个老实、听话的姑娘。外人看来,她漂亮、时髦,是厂花“小白鞋”。

  那天下班后,他骑自行车回家,去看独居的妹妹,一开门,意识到不对,家里被翻得乱七八糟,妹妹的长裤被扒了,倒在床边,脖子上被砍了一刀,床上到处都是血迹。

  “我吓坏了”,白银立马跑去附近的长通厂派出所,一进大门,他就大喊着“杀人了,我妹妹被杀了”。

  接到消息,白银分局局长冯明强立刻紧张起来。因厂矿而勃兴的小城白银,太平了许多年,已经很久没有发生这么惨烈的命案了。

  警察张端(化名)在此时接到了出警通知。

  一进门,他就闻到一股血腥味,白杰的喉咙被切开了,头几乎要断掉。“第一次见到这么惨的场面”,已经在刑警岗位上干过几年的他,感觉不适。

  白杰左腿内侧有一个血手印,其中右手食指的指纹很清晰,另有一处指纹在门把手处。现场显然被清理过,足迹很模糊,凶手离开得很从容。

  张端立刻走访周边居民,但没有人看到陌生人来过,也没有收获什么有价值的信息。警方判断为熟人作案。

  案情重大,甘肃省公安厅派了人来,还带了警犬队来。整个白银处于惊惶之中。

  冯明强带着一帮手下,至少去了五次命案现场,要么就是在局里待着分析案情,没白天没黑夜地加班。

  那时技术不发达,只能用笨办法,走访、调查、排摸。警方将重点排查对象放在了“坏怂”有劣迹的人身上。

  冯明强与同事们决定,先提取拘留人员的指纹进行比对,发现比对不上,提取范围逐渐扩大到白银户籍的全体男性。

  没有电脑,都是一枚一枚肉眼看;也没有警车,警察们整天骑着摩托、单车,穿梭在白银的巷弄之间。

  为了尽快破案,张端还看了许多国外的心理学书籍,试图去理解心理变态的人会有怎样的表征,最后他得出结论,“他绝对是心理变态”。

  可是,通过摸排,线索却越来越模糊。

  1994年到2002年:案子破不了,局长就辞职

  6年过去了,警方依然一无所获。案件又发生了。

  1994年7月27日,白银供电局的单身宿舍,一名女职工被人杀害。被害时19岁,颈部被切开,上身共有刀伤36处。

  又是同样的手法作案,警方立即将两案并案侦查。“白银连环强奸杀人案”的专案组因此成立。

  冯明强气极了,觉得凶手完全是在挑战警方。

  但他没有时间了。1994年8月,他即将从白银公安局副局长的岗位上退休。

  没有特别的交接仪式,退休手续是在沮丧中办完的。他在任时案子没破,心里有疙瘩,脸上无光。

  白银杀人案,已经成了特大杀人案。厚厚一沓待解的资料,就躺在公安局的资料库里。

  刑警张端也难受。此前,他一向以业务能力自豪,认为整个白银市所有的“坏怂”都知道,在他手里,没有破不了的案,最难的案子也耗时不过一周,可是这一起怎么都破不了的案子,让他感觉“丢人”。

  之前,他只要上班就会穿警服,觉得自豪,可自那时起,他几乎只穿便装上班。

  但1998年,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这一年,凶手作案四起。有两起只隔了三天。经常是还在开会讨论上一个案子,新的命案又发生了,“尸体还冒着热气呢”。

  民警刘宗(化名)当时刚进市公安局,负责接警,曾亲历其中一起案件的全程。当时没有报警电话,只见死者家人满面惊惶,跑到公安局门口大喊,“我家里人被杀了”。

  因为该案性质太过恶劣,甘肃省公安厅决定派人督办,还请来了各地的专家。被称为“神探”的李昌钰也研究过。

  一开始,警方锁定的是有过案底和劣迹的男性,出生在1958年至1975年之间。

  他们总结了嫌疑人可能的7点特征,包括性变态、性格孤僻、独处一室、行动敏捷、心理素质好等。

  他们还发现,作案前,高承勇似乎习惯先在附近厕所观察,再去行凶;而受害的女性,大多都长得漂亮。

  1998年左右,白银开始大规模采集指纹和DNA。但囿于当时技术落后,DNA只能保存血样、检验血型,甚至连比对指纹都是靠刑警拿着放大镜看。

  那段日子里,为了摸排白银的男性,张端几乎跑遍了整个甘肃。

  他们都崩溃了,晚上睡不着。那时,舆论也频频质疑警方,认为他们是“吃干饭的”。

  重压之下,时任白银市公安局局长的张学民曾发誓说,三个月不破案,他就辞职。但三个月眼看就到,案子还是没破,他急得亲自上阵去抓捕。

  刘宗记得,当时局里还开了个宣誓大会,就在小礼堂,上百号人,喊了口号。

  当年的年轻警察们,都觉得“这个人好抓”——这个人应该就在附近生活,犯罪现场又留下了那么多的指纹,等到录到指纹,一比对就能抓到。

  没想到这一等,又是十多年。

  2002年后:不能放过一个人

  十多年后,刑警队已经换了一拨又一拨的人。

  八起命案还压着,2002年,又一起案件发生了。

  这一年的2月9日,年关前后,白银区陶乐春宾馆的三楼长包房客户朱某被害,受害人颈部被切开,上衣被推至双乳之上,下身赤裸,遭到强奸。

  案子还没破,一位参与专案侦破的民警觉得自己“已经丢人丢到家了”。

  破案需要的足迹、痕迹、指纹、DNA,要什么有什么,但就是是破不了案。“想不通啊,可还是顶着老百姓的骂继续工作。”

  此时的白银,整个城市人心惶惶,草木皆兵。高中生不再上晚自习,女孩子们不敢穿漂亮的衣服。

  白银几乎调动所有警察、武警、治安警甚至社区大妈,三班倒值班,24小时不间断巡逻所有大街小巷。

  不仅全市所有城市户籍的男性,连进城做建筑工的农民工、车站来往的乘客,全部都打了指纹。

  时任刑警队长的刘海平反复强调,不能放过一个人,不能出现任何遗漏。

  此后,高承勇停止了作案,淹没在人海之中。

  刘宗觉得,高承勇停止作案的原因,并不能用良心发现来解释。他的收手,或许跟警方开始大规模排查、录指纹、重金悬赏相关。“他就是慌了。”

  2004年,公安部正式将此案命名为“805专案”。

  在等待那枚指纹的日子里,该案的第一任经办负责人刘海平因癌症去世,第二任负责人张国孝心脏病突发去世。第三、四任负责人已经调离,他们带着刑警们奋战多年。

  当年年轻的办案民警,如今已经白发苍苍。但他们都没忘了这个案子。

  今年,白银警方开始建立Y-STR数据库,这是一种DNA检测技术。

  高承勇一位堂叔的DNA,因行贿被录入数据库中,警方将它与当年命案现场留下的痕迹相比对,最后发现高氏家族的成员高承勇高度吻合。

  追凶28年,几位警察在白银郊外的小卖部找到了他。

  高承勇表情慌张,但最终被抓住。

  (根据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警察名字为化名)


?